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众所周知的一件事情就是, 凡是在君王身边工作的人员,死亡率高达99.999%。

其中又以执行官、秘书官、佣人的损耗率最为惊人……

上一任倒霉的执行官来自一个权势不小的家族,似乎以为头上顶着尊贵的姓氏,就能在君王手底下多活几年。

可惜君王要杀人根本不看你姓什么, 只看你有没有惹怒他。

陆离来自军人家庭,今年才30出头,是家族中最小的儿子, 因为迫于无奈,才接手了这个职位。

上任第一年,凭借着他的八面玲珑,侥幸没有被君王掐死。

很早之前, 就听王宫里面的老人说过, 君王每年秋天会在外面游历两个多月左右。

回来之后会有一段暴风雨前夕的宁静。

接下来,就是人人自危的敏感时期。

陆离走在冷清的宫殿长廊上,整个帝国只有这里, 还保留着古时候的建筑。

不过许多细节也已经被现代科技替换。

“陆执行官, 听说君王陛下已经回来了。”一则文字信息传入陆离的个人终端。

发件人是阁臣杨迎风女士,把持朝政的三巨头之一,被帝国公民们亲切地称呼为女魔头。

君王不怎么管国事。

一般的事情都交给议会成员, 而议会则掌握在内阁的三位阁员手中。

不难看出,第一主星严格实行着内阁君王制。

有成熟的政.治体系。

即使君王不管国事, 也能正常运转。

但这并不是说君王没有实权, 他仍然是帝国最高决策的人, 掌控着无数人的生与死。

“是的, 杨阁员。”

“君王陛下的心情怎么样?”

“……看起来不太好。”

“这样……我还想入宫觐见。”

“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陆离问。

一般不是什么大事情,阁员们不会冒着生命危险觐见。

“关于陛下的婚姻。”

“……”陆离的额筋一跳,突然想起刚才他在寝殿浴室里看到的那一幕。

足够动魄惊心的一幕。

他把嘴巴闭得死紧,不敢向杨阁员透露分毫。

“真的心情不好吗?”

“是的……刚砸了一面墙。”

“……那好吧。”

傍晚时分,王宫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冷寂。

梳洗完毕的尊贵男人,衣着整齐,端坐在餐桌前,唯一的一把椅子上面。

进来送餐的佣人们谨小慎微,生怕发出一丁点噪音,打扰到君王陛下的清静。

听说两个多月前有一位佣人摆放餐具的时候发出了一点儿声音,就被这位残暴的君王陛下,让人将其双手砍去。

新进王宫的佣人第一次伺候君王陛下用餐,送餐时鼓起勇气小心瞟了一眼传说中的君王陛下。

然后便短暂地窒息了一下,失去了所有动作和思考能力。

已经是忘记了培训时执行官对他们的忠告:不要看君王陛下,无论如何都不要看君王陛下。

“露西……”幸而旁边的姐妹压低声音撞了一下发呆的女人,让她及时回神。

免去被责罚的下场。

“刚才你那样实在是太危险了。”她们出去以后,彼此一脸惊慌地回忆刚才的情形。

“抱歉……是我的错……”叫露西的姑娘浑身打冷颤,戴着手套的手指微微颤抖,可是想起刚刚见到的脸孔,她又再度陷入失神,呢喃:“陛下的模样太英俊了。”

“住嘴,你不要命了吗?”

“我,我爱上了他。”

在王宫生存已久的前辈对露西的反应见怪不怪,同时更加庆幸自己遵守了执行官的警告,不管何时何地,都没有偷窥过君王陛下的脸。

否则就会像露西一样,对那位残暴不仁的君王陛下神魂颠倒,直至失去自我。

没错,大部分人提起帝国君王,都会在心里浮现出一个狰狞暴虐的形象。

很少有人知道这位风评很差的陛下究竟长得如何。

因为君王封廷是不可说的存在,他的肖像也好,视频也好,甚至是只字片语的讨论,都是禁忌品。

这已经成了常识。

没有人会明知故犯。

只是这次回来的陛下似乎有点儿心不在焉。

除了回来的第二天砸了一面墙之外,既没有见血,也没有再继续破坏公物。

时刻关注君王起居的陆执行官,有一件事始终想不明白。

据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再结合过去的一年里的亲身经历,他们的君王陛下从来不召人侍寝。

可是那天在浴室里的惊鸿一瞥,明明白白地告诉陆离,君王在外面跟别人上过床了。

而且跟陛下上床的人……应该特别放肆。

或者说是陛下太厉害了,把对方折腾得如此疯狂……

既然陛下并不排斥跟别人上床,为什么回到王宫之后就清心寡欲,从来不召人侍寝?

这几天陛下情绪稳定的消息,传到了几位阁员们的耳中。

正好他们因为一件事产生了分歧,杨阁员便直接提议:“拉塞尔阁员,既然我们僵持不下,那就进宫请陛下定夺吧。”

“有必要吗?”拉塞尔一听陛下的名字,顿时瞪着杨阁员:“你要考虑清楚,因为这种事情惊动君王,有可能会得不偿失。”

“我觉得很有必要。”杨迎风看着他:“艾利欧家族的能源石经营权是怎么来的?您比我们谁都清楚,那是蔻茵公主殿下立下战功,为她的夫家争取而来的,您有什么权利不批准这份申请?”

拉塞尔阁员语塞,转头看着另外一名阁员:“爱德华,你怎么说?”

“我不同意觐见陛下。”爱德华说。

“看来你要得罪一位火爆的老公主殿下。”杨迎风说。

拉塞尔叹了口气,将那份申请书扣下,显得语重心长:“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女士。”

“是吗?”杨女士将那份申请书从拉塞尔手中抽了出来:“好,你们都不敢去,那我自己去。”

冒着生命危险去觐见陛下,总不会有人敢阻拦。

“杨阁员真是勇气可嘉。”拉塞尔的语气阴阳怪气。

“阁下何必管她。”望着杨迎风踩着高跟鞋离去的背影,爱德华笑眯眯地说了句:“我们去喝酒吧。”

然后就把脸色阴晴不定的拉塞尔请走。

王宫。

杨阁员被陆离亲自带到辽阔的机甲训练场上,看见两架机甲正在对战,一时半会儿没有停止的意思。

“为什么是你亲自带我过来?”杨迎风和年轻的执行官唠嗑起来。

“陛下的秘书官死了。”陆离唏嘘了一声。

“……”杨迎风顿时觉得这天聊不下去了,她要不要把申请书揉吧揉吧扔掉,然后从哪来回哪去?

可是这似乎对不起那位,为帝国贡献良多,却已经被人所遗忘的公主殿下。

听说对方最近在家里举办了舞会,为她那优秀的曾孙子寻觅结婚对象,也不知道找得怎么样。

突然一声巨响打断了杨迎风的思绪,她立刻抬眼望去,只看到和陛下对战的机甲,被陛下的机甲举起来朝地上摔打。

这惊悚的一幕,看得围观者们头皮发麻。

“这……”

这样的对战,已经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单方面的虐打。

可以说是很符合那位陛下的性格。

不多时,一道挺拔伟岸的身影从机甲上下来,对方穿着一条钢蓝色的军裤,那是君王制服独有的颜色,小腿的裤管束缚在黑色的军靴里面,显然让他的腿看起来更修长笔直。

上身穿着一件衬衫,没有胡里花哨的装饰,穿在君王挺拔精壮的身躯上,远看觉得端庄禁欲,近看却令人屏住呼吸,心魂躁动。

即使是对陛下不陌生的杨阁员,视线到达陛下的领口处,便不敢再往上移动分毫。

“陛下。”杨阁员和陆离有志一同地垂下眼睛行礼。

“什么事?”陛下的军靴停驻在他们视野可及之处。

“这里有一份艾利欧家族关于能源石开采权的申请书,请您签个名。”杨阁员双手递上那支笔,然后用手掌托住需要签字的文件。

封廷握着笔,随意在文件下方划了一下,就把笔扔回去。

“……”

杨阁员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松了一口气。

“哪个家族?”封廷走了几步,突然回头问了句。

“额,艾利欧家族。”杨阁员冒着被陛下掐死的风险,低声解释:“也就是您的曾姑母蔻茵公主殿下所在的家族,蔻茵公主殿下曾经为帝国立下不少战功,她和您一样,是一位骁勇善战的殿下。”

女性频率过高的声音,听得封廷脸色阴沉。

如果是平时,最好的情况就是被他喝退。

只不过今天他心里有事,得到想要的答案就继续大步地前行,留下战战兢兢的两位下属。

“杨阁员,我就不送你了。”陆离松了一口气,直起腰身:“我去看看陛下有什么吩咐。”

“去吧。”杨阁员也长舒了一口气。

低头看了一眼文件下方的签名,心中大定。

杨氏一族以前并不是贵族,只是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将门而已。

她父亲曾经欠下蔻茵公主的人情,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终于有机会偿还。

君王寝殿。

刚刚结束剧烈运动的男人,在浴室中解开身上的束缚,然后脸色阴鸷地转过身,扭头朝镜子中看去。

清晰地看到,他无坚不摧的躯体上,靠近腰窝的地方,明晃晃的印着一枚顽固的牙印,在其他抓痕已经完全消失的情况下,仍然大剌剌地存在着。

这说明他那该死的副人格,在和别人上床的时候,根本不设防。

真是个愚蠢的家伙,君王陛下陛下怒意翻腾地移开视线。

镜子中倒影着一张如天神降临的完美脸孔,金发,薄唇,眼眸灰蓝,显得尊贵华美,极具蛊惑。

这是君王的容貌,很容易给人的错觉。

所以送餐的姑娘露西才会对他一见钟情。

实际上这位陛下不管看见谁的时候都一样,眼睛里根本毫无温度,只有暴戾肃杀之意。

或者说他分分秒秒都在忍受着周围的一切。

但凡有一秒钟,这位陛下不愿意忍耐,在他视线范围内的人就要小心人头落地。

上一任秘书官就是这么死掉的。

要说秘书官的职务内容,实际上是伺候君王处理国务,等同于工作助理。

然而君王大多数时候并不管国务,无疑就让秘书官的地位变得尴尬起来。

工作的内容也从伺候君王处理国务,变成伺候君王的生活琐事,直接变成一个更高危的工作职位……

久而久之曾经人人哄抢的君王秘书官一职,现在贴钱也送不出去。

否则这个职位就不会空缺两个多月还没找到适合的人选。

陆离很头痛。

君王陛下问起伺候他的秘书官,陆离硬着头皮回答:“回陛下,新的秘书官还没找到适合的人选。”

金发上还滴着水的君王冷啧了一声,让他叫一个佣人进来伺候。

露西进来时,心跳加速,掌心冒汗,看着坐在沙发上,披着睡袍的尊贵男人,双膝有一种想跪下的冲动。

记得陛下不喜欢别人说话,露西一声不吭,在陛下跟前行了一个礼,便拿起干净的毛巾开始擦拭陛下的金发。

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可以碰到陛下,露西紧张得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呼吸也跟着摇摆在失控的边缘。

为了能够近距离接触陛下,她央求管事将她调到人人都不愿意来的寝殿工作。

而今天终于……

就在露西的眼神越发痴迷,执起陛下的金发想要低头亲吻一下的霎那,她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甩了出去。

娇小的身躯撞在桌子上……

烛台和果盘与岩石铺就的地板发出强烈的碰撞声,这让君王皱眉。

他揉揉剧痛的太阳穴,起身离开这个充满噪音的地方。

陆离进来的时候,那位姑娘趴在地上咳血,并且用小鹿般惊慌的眼神向他求救。

没有当场死亡,那就还好还好。

陆离让人把她抬下去了。

被弄乱的寝殿,也在几分钟之内恢复整齐。

在露台上吹风的男人,神情一会儿阴鸷,一会儿充满暴虐之意。

“……”

陆离不敢上前,也不敢吭声。

只是眼观鼻鼻观心地思索,刚才那女佣做了什么?

第二天上午,陆离去探望露西,顺便询问昨天晚上的君王寝殿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惜小姑娘好像被吓到了,从昨晚送过来治好到现在就没说过话。

不管谁问都是满脸惧意,或者流泪不止。

靠……

陆离心累不已,觉得这执行官的职位他就快要捞不下去了。

最后安慰了这位姑娘几句,他就离开了病房。

“陆执行官,君王陛下驾驶着一艘飞艇出了宫。”一则消息传到陆离的终端里面。

上午十一时,艾利欧庄园的管家布鲁斯,收到一艘隶属于王宫的飞艇向他索要进入庄园上空的邀请码。

关键是这艘飞艇来自王宫,布鲁斯惊疑不定的选择了准许,然后才上报给艾利欧伯爵,还有公主殿下。

十一点钟,整个庄园里除了闻秋醒这位地球人还在睡懒觉以外,所有人都已经醒了。

艾利欧和蔻茵公主受到的教育里,在迎接君王陛下这一项,即使从来没有机会实践过,却并不妨碍他们有条有序地准备。

两个人盛装汇合的时候,才对彼此说出自己的疑问:“你觉得会是吗?”

蔻茵公主捋了捋脸颊边的头发,神情自若:“也许是杨阁员的觐言,让陛下对我产生了见一见的兴趣。”

艾利欧心想,您还是一如既往地自恋。

王宫的飞艇来到艾利欧庄园上空的附近,操控飞艇的男人,将飞艇停伫在空中。

封廷向来充斥着恶欲和杀戮之意的灰蓝色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艾利欧庄园的方向。

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头挥之不去。

虽然能缓解他的头痛症,可是却让他觉得这个地方也许藏着什么比他的头痛症更为可怕的东西。

封廷讨厌事情脱离掌控,如果艾利欧庄园的确存在可以影响他的事物,即使是拥有血缘关系的蔻茵公主也无法阻挡他将艾利欧庄园夷为平地的欲望。

庄园里的伯爵和公主,左等右等,心情逐渐变得忐忑不安。

“布鲁斯。”蔻茵公主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去看看闻,让他暂时回避。”

“好的。”布鲁斯说:“闻先生十有八.九还在睡回笼觉。”

伯爵和公主闻言,都抿着嘴没说话。

这阵子威尔不在,那位刚刚怀孕没多久就失去了伴侣陪伴的青年,显得情绪不高。

整天就知道吃吃睡睡地,也很正常。

“哈嘁!”出来晒太阳的地球人裹紧衣服,在喷泉边顾影自怜地说:“威尔离开的第十天,想他。”

这时,看见上空有一艘炫酷的飞艇飞过,眼看着就要降落在庄园的空地上。

闻秋醒打了个哈欠,不太感兴趣,可是忽然顿住……有没有可能是威尔?

地球人心里隐隐含着希望,可是又不想表现得思之若狂。

“算了,我去找老阿姨玩。”青年嘀咕了一句,朝公主居住的那栋楼走去。

在飞艇进入上空的一刹那,布鲁斯告诫庄园内的所有人员,有尊贵的客人到访,切勿冲撞。

闻秋醒不属于被他发群消息警告的范围内,面对这位怀着宝宝的闻先生,布鲁斯找得焦头烂额,拨通视频通话问他:“闻先生,让我看看您在哪里?”

“我在庄园里散步。”闻同学迈着小碎步。

“……”布鲁斯扶额。

“你真不经逗。”闻秋醒恢复正常的步伐,撇撇嘴,拉耸着眉毛:“找我干什么?”

“庄园里来了贵客。”布鲁斯说:“身份不同寻常,所以需要您暂时回避。”

说完又添了一句:“是为了您好,而不是限制您的行动,望您谅解。”

“贵客?”闻秋醒走在林荫下,有一脚没一脚地踩在落叶上:“是身材高大,穿钢蓝色军装……有一头金发的贵客吗?”

布鲁斯:“!!!”

布鲁斯哭辽:“请您立刻停止所有举动,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然后转身远离他。”

闻秋醒:“哦……”他也很想听话,可问题是那个即将上台阶的长腿制服欧巴,已经扭头锁定了他。

“布鲁斯……”闻秋醒说:“如果他在看着我怎么办?”

布鲁斯的视觉只能看到闻秋醒的背景,而不能看到闻秋醒前方的东西,导致他无法判断闻秋醒和那位的陆离。

“如果离得近,恳请您立刻低下头行跪礼,这事关您的生命问题。”布鲁斯心惊胆战地哄道!

“不行。”闻秋醒心想,老子除了在床上跪过威尔,这辈子还没跪过谁:“我看距离还挺远的,我就假装没看到好了。”

说完便转身。

视角一换,布鲁斯紧跟着看到了闻秋醒刚才看到的画面。

布鲁斯咽着口水发现,的确是君王陛下特有的钢蓝色军装,和掩盖在军帽下依稀可见的耀眼金发。

对于那位君王陛下,布鲁斯也仅是从公主殿下的口中听说过只字片语,但很显然这位现在闻先生身后十米开外的戎装男人,就是那位令人闻风丧胆的君王陛下。

布鲁斯仅仅是瞥了一眼这位陛下的双眼,就生出了手脚冰凉的感觉。

而下一秒,布鲁斯惊恐万状地看见君王陛下抽出身侧的枪……

“闻先生!”布鲁斯甚至还没有说出快跑两个字。

那个人暴虐的男人就举起枪向他这边开了一枪。

布鲁斯:“……”

血液在身体内逆流,眼中都是悲悯的情绪。

可怜的闻先生,他和威尔先生的宝宝还没出生!

而开完枪的男人,毫无人性地收起枪支,并不为自己的举动而忏悔。

“妈耶,吓死我了。”闻秋醒回过神来,看向从自己面前飞出去的丑陋怪物。

长得如此眼熟,好像叫做紫魔对吧。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

地球人想了想,顾不上被紫魔的血液溅到的裤子,赶紧对布鲁斯说:“公主的小宠物逃出来了,你快通知所有人注意安全。”

布鲁斯终于回神,喃喃了句:“您没有死。”

“嗯。”闻秋醒回头,看向那位击杀了紫魔的尊贵客人,发现对方也在远远地看着他。

“那您现在快跑吧。”布鲁斯惊魂未定地说:“那位客人和公主的小宠物一样凶残,哦不,更为凶残。”

“可我怎么觉得跟着他更安全。”闻秋醒看了下四周,diss布鲁斯:“你快去处理,我现在害怕死了。”

布鲁斯欲哭无泪。

颤抖着手指下达一级戒备指令,出动了庄园内的全部武装人员。

嘴里说着害怕死了的青年,转身走向林荫道尽头的台阶,想着室内应该会比室外安全。

然而越走近那个刚才开枪击杀紫魔的男人,闻秋醒的心就跳得越快。

因为……他遇到了一个比威尔长得……更帅的男人。

钢蓝色的全套军装,帅气的黑色军靴,还有玩弄着配枪的戴着白手套的修长手掌……全是男女都无法拒绝的诱惑。

就是离得太远,还没看清楚脸长得怎么样。

闻秋醒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向前。

虽然他已经有男人了,对别的男人并不感兴趣。

不过怎么说,强者身上有着令人无法拒绝的魅力。

只要是有上进心的男人,都不会拒绝和比自己强的人来往。

闻秋醒也一样,虽然他现在怀了崽。

醒来后第一次开杀戒的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肃杀之意。

当一名青年向他走来时,他用枪嘴支起帽沿,露出大半张脸。

不是吧……

这种逆天的颜值……

地球人听见自己咽了一下口水,以示对这位帅哥的尊重。

※※※※※※※※※※※※※※※※※※※※

解释一下,威尔出去游历的时候把颜值下调,这是必须的,不可能顶着君王的脸出去。

所以他俩是长得有区别,至于秋秋能不能认出来请听下回分解。

(*∩_∩*)

喜欢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请大家收藏:(www.cnxsku.net)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中国小说库更新速度最快。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最新章节 -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全文阅读 -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txt下载 - 千峰一鹤的全部小说 -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 中国小说库

猜你喜欢: 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网红猫的忽悠生活TFBOYS之说好陪我这群玩家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网王之越前龙羽恶魔百货网王之淡雅纯莲成为山神之后[穿书]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在逃生游戏里被迫当海王一朝成为死太监天龙八部之梁萧我的龙小甜饼黑驴蹄子旗舰店EXO之愿得一人心谪仙杂货铺日常我制作的游戏变成现实了干掉屑老板就回老家结婚[西幻乙女]被退婚的贵族小姐暴富了我开创了一个神系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快穿]小白脸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快穿攻略:黑化男神,追到底
完本推荐: 第一序列全文阅读修士记全文阅读逆天小农民全文阅读嫡女玲珑全文阅读情路官道全文阅读万界至尊全文阅读官魂全文阅读官途全文阅读官场风云全文阅读重活了全文阅读超级医道高手全文阅读至尊丹帝全文阅读逆武丹尊全文阅读名门长女全文阅读中国猎人全文阅读权倾大宋全文阅读剑中仙全文阅读小农民的妖孽人生全文阅读玄天魂尊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就是这样汉子开局预测大灾难,震惊全国!暴力丹尊什么都会的仁王君死灵神话慢穿之璀璨人生从小村长到首富全球游戏进化隐婚神秘老公一剑独尊叶玄一剑独尊咒术回战:开局解锁八绝技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武映三千道不灭霸体诀从构造技能开始人生赢家[快穿]第九特区战场合同工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星辰之主万界仙帝侯府商女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快穿之养老攻略逆剑狂神深夜乐园催妆最强赘婿混异界悠闲小神农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txt下载手机版 - 千峰一鹤的全部小说 -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 中国小说库移动版 - 中国小说库手机站